NO.1_365365最快线路检测中心

时会良

  

  时会良,2014年最美三峡人。1998年12月30日,朱镕基总理到三峡坝区视察,在和全体建设者合影时,他指着穿红色衣服的监理说,要把他们的位子安排得高一些。你们代表国家行使监理职责,要铁面无私、敢于负责,宁当恶人,不当罪人。总理的话,让时会良感受到了监理巨大的责任。

  1985年大学毕业后,时会良的足迹遍及北京十三陵抽水蓄能电站、华能火溪河、三峡、金沙江。30年来,他始终坚守在监理工作的第一线,用自己的青春、智慧和汗水,谱写了监理人生的美丽华章。

  在公司,他是一位勇挑重担、不辱使命的干将。

  2001年前,三峡发展公司在三峡干的都是些边边角角的活,在外部市场承监的也是一些中小电站。2001年,承担三峡三期碾压混凝土围堰、三期大坝和厂房土建监理任务后,卯足了劲的时会良担任了项目总监。开始,参建各方都对三峡发展持怀疑态度,但时会良带领的团队以优良的业绩消除了大家的疑虑。正如郑守仁院士对长江委监理说的:“你们看三峡发展监理的三期工程质量多好,大坝没有一条裂缝,工期也提前了很多”。有家兄弟单位的总监也感慨:论个人素质、能力,我们个个都比三峡发展强,为什么我们的业绩没有三峡发展好呢?俗话说,“兵雄雄一个,将雄雄一窝”,时会良对奠定三峡发展大型水电工程土建监理品牌功不可没。

  2011年7月,白鹤滩监理部由于员工来自不同方面,思想碰撞比较厉害,加之生活条件艰苦、工作压力大,监理部人心浮动,导致监理工作满足不了业主和现场的要求。时会良来不及分享溪洛渡电站蓄水发电的喜悦,又被公司派到白鹤滩监理部兼任总监。这一回,时会良同样不负众望,再一次赢得各方的信任和尊重。

  在监理部,他是一位严于律己、身先士卒的统帅。

  时会良担任过三峡、溪洛渡、白鹤滩等6个项目的总监,在总监岗位上有18年的任职经历,像他这样长时间担任多个超大型水电工程总监的经历,不说在三峡发展,就是在全国监理行业也不多见。丰富的阅历和经验,使他对监理工作有更深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初到溪洛渡、白鹤滩时,他做了同一件事——召集监理部全体员工开“总监交底会”。会上,他强调廉洁是监理人员的高压线、生命线;他强调制度高于一切、责任重于泰山,要求监理人员“忘掉自我、牢记制度”;他强调公平,承诺总监没有“小圈子”,对职工一视同仁;他强调“生人文化”,要求监理人员处理问题不管内部、外部,要像对待陌生人一样,就事论事、不讲情面;他强调监督,重视过程控制。监理既要认真监督别人,更要自觉接受监督。时会良交的这个“底”,是他多年来始终坚守的准则,是他做监理工作的底气和底线。

  为了兑现没有“小圈子”的承诺,他除了工作,没有其他的爱好和娱乐,避免老是和少数几个人在一起。他到三峡、溪洛渡、白鹤滩上任都是单枪匹马,不带一兵一卒,为的都是避免对职工有亲疏之别;比如“生人文化”,从三峡到白鹤滩,时会良先后辞退过9名员工。有的人觉得这种事得罪人,不愿出面,时会良就亲自和当事人谈话。他认为:自己做出的决定,就应该自己担责。

  如果大家认为时会良工作中只有“严”,那就错了。大家敬重他,更多是因为他的心和大家贴得很近。他平时很少坐在办公室,吊篮中、排架上、仓位里,经常能见到他汗流浃背却又干劲十足样子。有一次,时会良大汗淋漓地爬完泄洪洞出口高排架后,转身又钻入水帘洞般的灌排廊道,当他从廊道处理完问题出来时,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干纱,裤腿、袖口都在滴水,他没有忙着去换衣服,而是边打喷嚏边问旁边的同志:“现场监理人员配备雨衣和防尘口罩了没有?施工人员有没有按要求配备劳动防护用品?”看着浑身湿透的时会良,在场的人员都感动不已。

  时会良用自己的优良作风,为公司培养了一大批业务骨干,他带领的队伍风清、气顺、劲足,保证了各项监理任务的完成。

  在施工单位眼中,他是一名坚持原则、秉公办事的伙伴。

  时会良认为:监理与施工单位不是简单的监督与被监督关系,要把监督寓于服务之中,帮助施工单位提高管理水平,从源头上消除各种隐患,这才是对工程、对参建各方最有利的结果。他在工作中积极践行“严格监理、热情服务”的理念。主动与施工单位各层级的负责人沟通施工方案和措施;在重要工序节点转换前帮助培训施工人员;根据现场监理发现的问题,和施工单位一起查找管理漏洞;主动帮助施工单位优化施工工艺和措施。通过热情服务,把双方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实现工程建设目标上来。

  溪洛渡左岸泄洪洞底板开挖爆破时,时会良看到超挖比较多,不仅影响开挖质量,而且对混凝土防裂也有不利影响,同时还增加了施工单位的费用开支,经过仔细分析计算,他建议施工单位采用水平光面爆破工艺。起初,施工单位以水平光面爆破施工功效低等原因,不太乐意采纳他的意见。时会良给他们算了一笔账:采用水平光面爆破,每公里可节约超挖、超填混凝土成本二百万元,整条泄洪洞可节约四百万元以上。

  最终,在业主的支持下,施工单位采纳了他的建议,并通过改进施工方案,使底板开挖快速、高效进行,既保证了工期,提高了质量,也为施工单位节省了投资。

  热情服务,增进了施工单位对监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,树立了监理工作的威信,强化了严格监理的底气。

  2013年一个初冬的深夜,时会良被急促的电话吵醒。现场报告:白鹤滩2号导流洞底板混凝土浇筑过程中,由于地下渗水压力过大,损坏了排水系统,是继续浇筑还是停仓处理?时会良立即赶到现场。施工单位认为:工期这么紧张,应该继续浇筑,万一有质量问题,事后也可以通过灌浆等方式来处理。时会良对质量问题从不含糊。他斩钉截铁地说:明明知道有质量隐患还继续施工,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态度,我们的职责就是保证工程质量不留任何隐患。最后,施工单位按要求挖除了受影响部位的混凝土。

  无论是“热情”还是“严格”,时会良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工程。除了工程建设的需求,他从不向施工单位介绍队伍和业务,不找施工单位任何麻烦,以一心为公的凛然正气赢得了施工单位的尊重!

  在业主心目中,他是一位执行有力、忠诚可靠的代表。

  监理是业主委托的现场代表,特别是作为集团内的监理,更应该和现场业主团结一致,努力将集团公司的建设管理目标完成好。时会良对业主的指令充分尊重,不管有多大困难,总是想方设法地落实。

  他担任白鹤滩监理部总监后,白鹤滩筹备组根据计划的截流目标倒排工期,提出了2014年4月导流洞实现过流的要求,计划工期只有24个月。由于施工条件不具备,起点工期又耽误了4个多月,实现目标困难重重。和白鹤滩同样规模的溪洛渡导流洞工期是36个月,也就是说,要用不足20个月的时间完成溪洛渡36个月的活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时会良没有时间喊难叫苦,他组织和动员全体监理和施工管理人员,把全部精力放到吃透工程、优化技术方案、强化资源配置上。并要求监理人员打破常规,实行跟踪验收,虽然监理工作的强度、难度增加了,但强化了监督的力度,提高了验收的效率。这其间,时会良和全体参战人员经历了多少艰辛、克服了多少困难难以尽言,但最重要的是:大家如期完成了导流洞的建设目标。

  除了认真落实业主对工程的要求,时会良还自觉遵守和服从业主的管理。

  2010年,溪洛渡坝内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。溪洛渡建设部按现场安全事故处罚规定,对2名业主及时会良等3名监理人员作出了罚款决定,时会良被罚款6000元。有的监理人员想不通,认为道路交通事故不属于监理的业务范围,罚监理没道理。但时会良说:监理是执行制度的,只要制度规定了的,就应该模范遵守。再说,如果按这说法,业主与这事也没关系,但业主带头受罚了,我们还有什么抱怨的呢。他毫无怨言带头缴了罚款,并从中吸取教训,将监理安全管理的触角延伸到施工车辆的管理。

  这就是时会良,一个严于律己、淡泊名利、不计得失的共产党员;一个倾情于山河、忠诚于职责、执着于使命的水电人,一个勇挑重担、任劳任怨、不负众望的总监理工程师,他像大坝的一块基石,始终用自己的坚强担当起重任!

Baidu
sogou